50 为什么说蒲松龄的《王六郎》是最感人的一篇小说?

为什么说蒲松龄的《王六郎》是最感人的一篇小说?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 个回答

暮有文化

徐子健家住在淄川北城,生活孤苦,靠打鱼为生。虽然徐子健家境贫寒,但他为人乐观,每天晚上都要带着一壶酒,边喝酒边打鱼。他喝酒时每次都将一些酒洒在地上做祷告。久而久之,在那条河上,他经常能够比别人打到更多的鱼。

一天晚上徐子健独自一人在喝酒,忽然看到一个少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不断徘徊,仿佛要过来,但又在犹豫什么。

于是徐子健就叫那少年过来喝酒,那少年大喜过望,没有推辞,便走了过来。不一会儿,二人你来我往的喝了大半壶。

结果,徐子健只顾着喝酒,一个晚上过去了,也没有捕到一条鱼。适时,那少年便起来说,我到下游去赶鱼,徐子健不明所以,只见那少年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过了片刻,那少年又回来了。小跑着对徐子健说:“来了有好多鱼。”

果然,河里发出鱼击水时的响声,越来越近。

鱼群吞吐的鱼饵,徐子健一网就捞上了好多条大鱼,每个都有一尺多长。徐子健向那少年道谢,那少年说:“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倒是每次都喝你的酒,我倒有些不好意思呢,请允许我每天晚上都这样报答你。”

徐子健疑惑的说:“咱们今天只喝了一晚上酒,为什么是很多次呢?如果你想要喝酒,我自然是十分乐意的,我一人晚上在此打鱼,倒显得有些孤单了,正好有一个伴,只是你每次要为我赶鱼,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回报你的盛情了。”

随后徐子健又问了那少年的名字,少年答道:“我没有什么正式的名字,不过我姓王,你就喊我王六郎吧。”说完他就离开了。

第二天,徐子健将那些鱼卖了,赚了很多钱,又买了一些酒,傍晚时分来到河边,只见那少年已经等他了许久,两人坐下来畅饮了起来,喝了一些酒之后,那少年又站起身来为徐子健赶鱼。

就这样,两个人相处了半年之久,有一天,少年突然对徐子健说:“和你认识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之间的感情胜似兄弟,如今要分别了,恐日后再也不能相见了。”少年说的非常悲凉。不知不觉落了泪。

徐某听后非常吃惊,心里也很悲伤,就问那少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年几次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说:“咱们感情这么好,我说出来希望不会吓着你。其实我是一个鬼,活着的时候,特别喜欢喝酒,有一次喝醉后,不小心掉在河里淹死了,这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少年顿了顿又说:“你每次打鱼之前总是将那些酒洒在地上祷告,我全都喝了。为了报答你的敬酒之恩,我便帮你驱赶鱼群。明天我的罪期就要满了,会有人来接替我,而我则是去阳间投胎,今天晚上就是咱们相聚的最后一晚。只是实在不忍心和你分别,可能以后再也没办法和你一起喝酒了。”

徐子健听王六郎说自己是鬼,心里很害怕,然而两人已经相处了半年之久,没过一会儿,便不害怕了。

想起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徐子健反而悲伤了起来,于是端起一杯酒说:“六郎,你我再喝一杯,不要难过,虽然我们即将分开。我非常不舍,但是你就要脱离苦海去投胎了。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不是吗?”于是二人又端起酒杯畅饮了一番。

徐子健问:“那来代替你的究竟是什么人啊?”王六郎回答:“明天中午,河边会有一少妇,他会掉进河里淹死,代替我的人就是她了。”正说话间,雄鸡报晓,徐子健不得不与王六郎挥手告别。

第二天,徐子健在河边等待着,中午时分,果然来了一位少妇,他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走到河边时突然失足掉了下去,幸好那婴儿被抛到了河边,那孩子一落地就哇哇的大哭了起来,那少妇在河里挣扎着半天,几次沉浮,最后竟然爬了上来。此时的她浑身湿透,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抱着孩子就走了。

其实,那个少妇落水的时候,徐子健看她在水中挣扎,内心十分不忍,想要上前帮助,但转念一想,她是来代替王六郎的,如果自己救了她,那王六郎岂不是无法脱离苦海?只好原地不动。

此时,那少妇已经抱着孩子离开,徐子健对此非常不解,于是傍晚时分他又带着酒来这里打鱼。王六郎也来了。

二人见面,还未等徐子健说话。王六郎率先开口道:“兄长,我们暂时不用分开了。”

徐子健问缘故,王六郎就说:“本来那少妇是要代替我的,但是我看她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非常可怜,便不忍心为了自己,牺牲两条性命,因此我放开了她。唉,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有下一个人来代替我,不过这也恰恰说明了你我缘分未尽。”

徐子健听完不知应该高兴还是悲伤,只能感慨的说道:“像你这样充满仁爱之心的人,上天一定会知道的。”

从此以后,徐子健照常和王六郎喝酒。只是没过多久,王六郎又和徐子健道别,徐子健以为又有人来代替王六郎了。

可王六郎却说:“上次那件事以后,上天看到了我的仁慈之心,封给了我官职,派我去乌镇担任土地神,再过几天我就得去上任了,如果兄长想念我,可以去那里来找我。不过,此地离乌镇有很远的路要走。兄长如果来找我,需提前准备好。”

徐某听了这话非常高兴,向王六郎祝贺道:“兄弟为人正直,如今做了神,做哥哥的真替你感到高兴,但是你是神我是凡人,我们在不同的世界里,倘若我要见你。该如何找到呢?”

王六郎挥了挥手说:“兄长只管去就好了。”随后王六郎又叮嘱了徐子健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徐子健回到家以后,便开始收拾行装准备东西去探望王六郎,徐子健的妻子笑着说道:“你即使到了那个地方,也不一定能和一个泥土做的神像说话。”

妻子说的话,徐子健根本听不进去,他一直向东走,来到了乌镇这个地方,向当地人打听土地庙怎么走?那人问他:“您是不是姓徐?”

徐子健很惊讶:“你是怎么知道的呢?”那人又问:“可是来自淄川县?”

徐子健更加奇怪了,说道:“是啊,但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呢?”

那人不说话只是匆忙的走了,不大一会儿,镇上的人都来到了徐子健面前。过了片刻,徐子健面前进聚集了很多人,有大人有小孩,将徐子健围在中间水泄不通。

徐子健见此更是奇怪了,忙问怎么回事,众人才告诉他:“前几天夜里我们的土地神托梦对我们说,他在淄川县有个朋友姓徐,过几天就来了,请大家帮忙照看,顺便送他些盘缠。我们特意在此等候了。”徐子健听完后心道:定是我那兄弟,于是走到土地庙去祭拜。

徐子健对着土地神像说:“兄弟,自从和你分别以后,我日夜想念你,现在我从远方来履行我们当初的约定,承蒙你在梦里让这里的百姓资助我,我实在是感激不尽,可是我并没有带什么礼品,只有薄酒一杯聊表心意,希望你不要嫌弃。”

随后举杯说道:“请喝了它吧,就像当初你我在河边喝酒是一样。”徐某默念着,将举起的酒洒在地上。

做完这些,他又烧了一些纸钱。过了一会儿,神像后面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好久才散去。

当晚,徐子健梦到了王六郎,这次,王六郎已不再是那个衣着寒酸的少年了,只见他身着华丽的衣服,笑着和徐子健相见。

见到徐子健以后,王六郎拜谢道:“多谢兄长大老远来探望小弟,见到你真的很高兴。如今我在此做一个小官,以后恐怕不能相见了,想起此事我心里非常难过。我知道大哥的日子过得并不好,这地方上的百姓会遵照我的意思,给你一些盘缠,算是我这个做兄弟的对你的一点心意。还有,等你离开的那天我会去送你的。”

徐某在乌镇的小店里住了几天,便打算回家,当地人在他住的这几天好生的招待他,早晚都有人请他去吃饭喝酒,有时一天之内要去好几家做客,最后他坚持要走,众人这才放行。

人们在他走的那天纷纷上前送他东西,光是早上送来的礼物就装了一大口袋。临走之前,镇上的老人和小孩都出来为他送行。

徐子健刚走到镇外就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平地而起,陪他走了十多里路。徐某一再道别:“六郎啊,不要再送了,你多保重,我知你宅心仁厚,一定会造福这里的百姓的,我这个做兄长的也不多说什么了,我走了。”

徐某对着那风依依惜别,随后用衣衫擦去了泪水,只是那旋风在地上刮了很久才散去。镇上的人们看到此景也唏嘘不已,目送着徐子健远去。

徐子健回到家以后慢慢摆脱了贫困的日子,也不再去打鱼了,后来,他遇到几个从乌镇来的人,便向他们问起土地庙的事,那些人都说,土地庙有求必应,十分灵验。

再后来,徐子健又去看望了王六郎,只是他去时却是一个陌生的面孔,那土地神告诉他,王六郎因为造福一方百姓已获得升迁,去天庭做官了,具体是什么官职,他也不太清楚。

徐子健伤心之余,在心里默默的为这位兄弟高兴。他心想道: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再次相见,我的兄弟王六郎。

暮有话说

蒲松龄的这篇《王六郎》一改往日的爱情故事的设定,诉说了感人肺腑的袍泽之情,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王六郎作为一个溺死的鬼,本身却并没有多大的怨念。他之所以最后能同为土地神,和徐子健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倘若当初徐子健没有在打鱼时为他忌酒,他俩之间也不会有兄弟之情,也许在有人来代替王六郎时,王六郎会狠心的将那妇人拉下水,自己去投胎,那这人世间,就会少了一位全心全意为百姓的善良之神吧。

而王六郎在成神以后,并没有忘记他贫穷时候的朋友徐子健,甚至特意嘱咐当地的百姓赠与徐子健一些盘缠,也正是因为这些馈赠,才能让徐子健的家境逐渐宽裕,让他的生活越来越好。

可以说,这篇小说中徐子健本身就是王六郎内心的一个善引,他仿佛像是一个引导者,将王六郎引向了一个正确的道路。没有徐子健,王六郎可能会去投胎做人。但反过来讲,王六郎在成神之后仍然不忘记徐子健这个贫贱之交,也许这才是他成神的真正原因。

对于本文,你是怎么看的?欢迎评论区留言!

我是北暮,喜欢我的文章,就点赞关注吧!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