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历史上有哪些毒气战的战例?

历史上有哪些毒气战的战例?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2 个回答

Mr史海拾遗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战场,残暴的日本侵略者曾进行过多次毒气战,畜生般的行径,人神共弃,是精日分子永远无法掩盖的。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几年中,在石井四郎少将率领的日本731部队,生化战的使用非常频繁。通常以炭疽,腺体和鼠疫的形式出现,而化学战包括催泪,烟雾和其他有毒气体。该项目的机械化性质使这两种策略在日本因1929年《日内瓦公约》而被禁止扩散。日军大本营在满洲和中国其他地区建有大型工厂。这些“死亡工厂”包括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其开发目的是围绕化学和生物战进行研究和人体实验。


在组织严密的化学战部队的推动下,日军在战争开始之后对中国军队进行了多种形式的化学战。从1937年开始袭击上海开始,从1938年3月到1943年1月,总共使用了1100多种有毒气体。
“红蜡烛”被日本战斗部队广泛使用,其中含有二苯基氰基,能导致呕吐。 1941年10月,日本士兵在宜昌使用瓦斯弹持续了四个小时,投下了三百多枚瓦斯炸弹。1943年4月29日,日本人还向中国军队在中国中部湖南省屯尧的一次袭击中部署了有毒蜡烛。据报道,除呕吐外,其他化学战炸弹还会引起严重的起泡和燃烧。



日本战俘说,他们作为生化兵提供有毒气体,在1943年的中国中部,日本军队“经常”使用催泪瓦斯作为对付中国军队的战术,士兵们还备有防毒服。在第39师团中,每个排有四个气瓶催泪瓦斯和四个防毒面具。此外,军队装备了装有窒息和起泡气体的气瓶。使用这种气体是每个日军基层指挥官都能做出的决定。



1944年在衡阳,日军使用的“大量毒气弹”,包括芥子气和路易氏气,之后由美国陆军化学战军官调查,毒气受害者在裸露的皮肤上留下灼伤和水泡。

以下是美国国家档案和技术管理局,关于1944年衡阳保卫战化学武器使用情况的调查。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蔚蓝ben

毒气战,又称化学战,是指在战场上使用具有毒性的化学物质作为武器消灭对方。该类武器与核武器、生物武器同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根据《日内瓦公约》属于被禁止使用的武器类别。

由130多个国家签订,于1997年4月29日生效的《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将能够用于化学武器,或可能被用作制造该类化学品的有毒化学制品,根据其用途和目的被分为三类:

一类物质:化学武器以外的用途极少。可以用于研究、医疗、制药、化学武器防御测试等目的。每年制造100克以上就必须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登记。一个国家被限于最多拥有1吨这些物质。例如,芥子气与神经毒剂;

二类物质:有合法的小规模民用。此类物质的制造必须登记,禁止出口给非公约签署国。例如,硫二甘醇用于制造芥子气,也用来作为墨水的溶剂;

三类物质:有合法的大规模民用。年产30吨以上的工厂必须登记,允许检查。限制出口给非公约签署国。例如,光气,可以直接作为化学武器,也是许多合法的有机化合物制造的前体;三乙醇胺用于制造芥子气,也用于制造化妆品及洗涤剂。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使用化学武器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1915年春英法联军在比利时的伊普尔运河一带与德军展开绝战。这里就是著名的西线战场,英法联军凭借坚固的工事,与德军形成对峙局面。1915年4月22日深夜,阴云密布,突刮东北风,德军在百余辆军车的掩护下,向英法联军阵地缓慢推进。随着凌晨的到来,天蒙蒙亮起,英法联军这才发现阵地前黑压压的全是德军,慌忙使用各种炮火猛烈反击。

德军看似招架不住,向后仓皇逃跑,数万名英法联军士兵跃出战壕、倾巢而出,追赶德军至一空旷地带。突然,几十架德军飞机蜂拥而至,在空旷地带上空投下无数炸弹,炸弹坠地后,并没有发出巨大声响,而是腾起无数黄绿色烟雾向四周弥漫,英法联军士兵吸入烟雾后,很快喉咙肿痛、呼吸窒息,紧接着口角出血、四肢抽搐倒地而亡。此时,位于西北高地的德军大炮也不停的向该地带倾泻毒气炮弹,很快英法联军一万余名士兵阵亡,其余大部分也丧失战斗能力,十公里长的阵地防线被德军轻松占领。这些毒气炸弹就是德军使用的秘密武器——氯气弹。

由于德军率先在战场上使用毒气弹,并取得了胜利,随后英法联军也研发使用。引起双方毒气弹升级竞赛,创造更多新型的毒气:芥子气、光气等用于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共有五万余吨有毒化学制品用于战争,直接造成85000余人死亡,非致命性伤亡的约100万余人。二战后,绝大多数国家认识到化学武器的危害性,也在谴责使用化学武器问题上达成共识,并于1993年1月13日签订,1997年4月29日生效的《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是第一个全面禁止,且彻底销毁一整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具有严格核查机制的国际军控条约,对维护世界和平、国际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