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原著中韦小宝和茅十八是怎么结识的,茅十八为何会带他去京城?

原著中韦小宝和茅十八是怎么结识的,茅十八为何会带他去京城?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 个回答

羽菱君

最近随着张一山版《鹿鼎记》的播出,韦小宝又回到了人们热论的话题中来。作为金庸封笔之作中的男主角,反英雄类型的韦小宝跟金庸武侠中之前传统男主的形象相差甚远,但其独树一帜的传奇风格也得到了广大读者的追捧,成为影视作品的宠儿,相关的影视改编经久不衰。韦小宝能铸就传奇,我们都知道跟一开始带他去京城的茅十八离不开关系,多版影视作品也对茅十八这个人物有一定的刻画,但为了减少制作费用,加快剧情发展速度,其实几版电视剧都对原著中茅十八与小宝经历的一些情节做了删减。相比电视剧,原著中两人在去京城之前发生的事情丰富得多,茅十八的形象更为立体,而且人物出场的作用更加明显,影视剧中对其相关情节的删减,实际上是弊大于利。

一、原著中韦小宝与茅十八结交的故事更加丰富,与多版电视剧的设定都有明显的区别。

在几版改编的电视剧中,按照让男主提前亮相的习惯,几乎都是一开戏韦小宝就登场了。小说中却不是这样,金老开篇用了一整个章回的篇幅,通过对“明史案”的评述,交代了小说的历史背景,也勾画出了一个错综复杂的江湖局势,甚至是天下大势。当其时,入关不久刚得天下的清廷,其实政权并不稳固,武林豪杰、文人墨客皆以大汉江山落入蛮夷之手为耻,以天地会为首的反清势力此起披伏;满清朝廷为了巩固统治,以鳌拜为首的统治阶层则实行了高压的民族政策,借明史一案大起杀戮警示汉民,并监视着武林中反清豪杰义士的动向,誓将反动势力剿灭到底。经此局势气氛渲染,预示着当世武林英豪在江湖中行大义无异于如履薄冰,想要有一番作为更是难比登天;也似乎在告诉读者,以往正邪有别、忠奸分明、行事正派、作风光明的传统侠客模式,其实已经不适合于时下江湖,难以搅动时下风云,本书中的男主将注定区别于以往的大侠,必会独树自己的传奇风格。

小说中小宝是第二回才登场的,当然这比金庸武侠过往不少男主出场的章回都早。他出场一开始只是是为了报复打他娘的盐枭,结果有意无意中就和同样在教训一帮盐枭的茅十八成了友军。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有个叫贾老六的天地会成员辱骂了一群贩卖私盐的盐枭,这群盐枭被人小看气不过到丽春院想找他算账,找不到他却因辱骂天地会而惹怒了藏在丽春院养伤的茅十八。豪侠行事作风的茅十八,对天地会和其舵主陈近南向来十分推崇仰慕,听这群盐枭辱骂天地会自然要教训他们,但他刚在扬州越狱有伤在身,只能在客房内通过言语训斥引盐枭进房再出手。小宝他娘韦春芳因笑被一个盐枭扇了个耳光,小宝为了报复与那人斗了起来,但才十二三岁的他哪里是盐枭的对手,反被摔了个底朝天,这就让他对房内先后把几个盐枭打伤扔出的茅十八崇拜不已,想进房去看看他的真面目。继而就帮助有伤在身的茅十八共同退敌,并讲江湖道义雇车帮他出城去得胜山,两人就算是初步结识。

假如韦小宝没因讲义气送茅十八出城,跟他去得胜山赴约的话,小宝很可能就一辈子只能在扬州丽春院做个小跑腿甚至是当个龟奴了。但从小听讲书,对英雄侠客别有一番崇拜情怀的他,看到茅十八有伤在身,以为他赴约是有人要来杀他,动了江湖侠客的道义心肠,想着帮他又是好奇心起,于是跟老茅去了得胜山并留在了他身边。在第二天老茅与人的约战之前,还发生了一事,两个跟踪他们到得胜山的盐枭,想回去叫人来围攻老茅,结果小宝配合假死的老茅演了一出戏,用哭丧让这两人误以为老茅真死了,引来两人解决了他们,小宝出神入化的演技让他鬼灵精怪的形象初步得到了展现。而之后两人互报姓名,小宝得知老茅正是扬州城到处在通缉,报信值赏金一千两的要犯,表现出要与老茅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则进一步展现出了小宝固有的狭义心肠,这也是他后来能成为另类大侠的基础。

第二天老茅迎来约战的两个对手吴大鹏和王潭,在跟这两人介绍小宝时,为了不泄气于是吹嘘小宝的江湖名号为“小白龙”,小宝就这样有了扬州小白龙的名号。紧接着老茅与两人的决斗刚打不久,却招来追捕他的官兵,因老茅与军官史松的对骂时再次推崇天地会和陈近南,本就是天地会兄弟的吴王二人出手协助老茅杀敌,但有伤在身的老茅却在独自对阵史松时,差点被杀,幸亏小宝及时投石灰粉并背后一刀杀了史松,救了老茅一命。可事后他叫小宝回家,小宝问老茅接下来要去哪里时,老茅却因小宝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杀敌而感到不满,不但不认小宝为兄弟,还教训小宝要如何光明正大的对敌。救了他一命反被训斥的小宝马上唇讽齿讥与之相对,两人因此争论了一番,小宝甚至骂上了老茅的十八代祖宗,让老茅对他毫无办法,又想着自己的性命是他所救,只能告诉小宝他要去京城找鳌拜比划。这事起因就是适才那史松说鳌拜不仅是满洲第一勇士,还是天下第一,武功盖世。

假如小宝此时听茅十八的话回家,那么后来的他也就与功成名就无缘了。但小宝听到老茅上京城是要去找鳌拜一决高下,要去跟满洲第一勇士比武,这热闹不可不看,平时在茶馆中,听茶客说起天子脚下北京的种种情状,心下早就羡慕,又想自己杀了史松,官老爷查究起来可不是玩的,虽然大可赖在茅十八身上,但万一拆穿西洋镜,那可乖乖不得了,还是溜之大吉的为妙,于是便想要老茅带他同去京城。不过小宝并没有一下子就直接跟老茅说带他同去,而是用激将法,问老茅敢不敢替他办一件事,这茅十八最恨别人说他胆小,于是气冲冲没问什么事就答应了小宝,小宝就这样成功让老茅入他圈套,缠着他同去了京城。

可见,相比于几版电视剧,原著中对于小宝与茅十八结交的故事,明显要丰富得多。不仅有几版电视剧中都有展现的大闹丽春院,还有赴约得胜山、哭丧诱盐枭和合力退官兵等不少情节;另外在去京城的途中,在遇到海大富之前其实也发生了一些事。而且小说中对小宝“小白龙”江湖名号的来源作了交代,韦小宝要跟随茅十八去京城,也并非像影视剧中设定的是韦春芳要求老茅带他去,很明显在这事的决定上是小宝主动的,他娘也不知情;还有电视剧中对“大闹丽春院”这一节,大多表现为小宝直接在丽春院助茅十八力退官兵,而不是盐枭,这些都是明显的区别。在羽菱君个人看来,电视剧为了加快剧情进展选择删掉小宝与茅十八结交的大部分情节,实际上是弊大于利的,这不仅削弱了韦茅二人的形象塑造,也忽略了茅十八这号人物的出场作用。

二、原著中茅十八这个人物的角色作用明显、意义重大,电视剧删减其相关情节,显然领会不到原著精髓。

通过对小说情节的回顾,相比于影视剧中对茅十八这号人物的塑造,我们就能看出,原著中金老对他的刻画是非常用心的,这个人物的形象也很丰满,他并不是打酱油的角色,更不是简单的将韦小宝带到京城就完成任务的人,他的角色意义远不止于此。

首先,我们重新来审视一下茅十八的人物形象,看他究竟是怎样的人。通过他对天地会及陈近南的推崇和仰慕,耻于汉人做满清朝廷的鹰犬,我们就能看出,他是一个心存民族大义之人;通过他为了到得胜山赴约与王潭的一战,不惜从扬州越狱,便是有伤在身也要准时赴约,并对对手尊敬有加,说明他是一个深有江湖道义和侠义之人,是豪气干云的豪杰;而通过他不满韦小宝用石灰粉这种下流的手段杀敌,并教训他要凭自己的手段光明正大出手,这能表明他是一个行事正派,一身正气的正道之人;还有通过他想到京城找鳌拜比划,最恨别人说他胆小这些,则可看出他是一个争强好胜,十分在意自己名气之人。这样的人物形象,很明显就是传统模式的江湖侠客。

小说中对于他是如何被抓进扬州监狱的并无描写,但以茅十八无伤在身时的武力,普通官兵要抓他除非用迷烟迷药或者机关陷阱等下三滥的手段,不然断难成功。但是他越狱之后,却依旧耻于用下流手段去对敌,当看到小宝用石灰粉的损招杀史松时,事后就忍不住对之训斥翻脸。很明显他是允许别人对他用下流手段,却不允许自己或者自己的朋友用下流手段去对付别人,是宁可丧命也要讲手段光明正大。假如小宝真的听从他的“忠告”,从此也要求自己要他一样,行事对敌讲究光明正大,耻于用下三滥手段,那么后来在皇宫里,应是早就死在海大富、瑞栋、柳燕和假太后等人的手下,就更不要说出宫在江湖时所经历的那些凶险了。

正如羽菱君在前面所言,原著中金庸先生在开篇用了一整个章回的篇幅,来交代历史背景,暗示的就是在彼时的时局下,传统模式的江湖侠客已经不适合于时下江湖,不要说搅动时下风云有所作为,连自保或许都成问题。这个暗示在茅十八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这也是书末他又会被官府抓拿的原因之一。其实不仅是茅十八,像天地会和沐王府里的那些英雄豪侠也一样,在彼时的局势中,面对满清朝廷的高压统治,不懂变通,只知道按传统的侠客作风行事的人,同样不可能有多大的作为,即便是武功高如陈近南和九难。能搅动时局,铸就传奇的人,就能是韦小宝这般另类形象的大侠。

而小宝形象的塑造,在原著中与茅十八共同经历的这些事情中,其实也已得到了初步的展现。讲义气、聪明、精明、滑头、灵动、毒舌,交际能力高、应变能力强等特征,通过送老茅到得胜山、哭丧诱敌、不为赏金出卖朋友、买石灰粉防不测、与老茅唇齿相讥和用激将法让老茅答应带他去京城等等这些情节,一一都表现了出来。像新版电视剧中,几秒让小宝结识老茅,再一会让他带小宝去京城就被海大富带进宫的设置,除了让茅十八的形象变得模糊,也让小宝的这些特点得不到充分的体现,假如是第一次看《鹿鼎记》的朋友,肯定会对之后小宝的表现感到莫名其妙。

其次,我们可以对茅十八这个人物的出场意义再做些探讨。没错,他的出场,最主要确实是完成将韦小宝带到京城的任务。但是,小说中明显不止于此。在他带小宝去京城的途中,在遇到海大富之前,其实还发生了一些事情。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茅十八在小饭馆里想要出手教训吴三桂的人马,结果有伤在身的他差点丧命,除了小宝躲在桌底下二次救他,还得益于来自沐王府的白寒枫相助,逃过一劫。之后因提起沐王府,小宝还跟老茅大讲《英烈传》中沐英的故事。金老明显是通过此事,点出了吴三桂、沐王府和其刘白方苏四大家将的等关节,为后来吴应熊、沐小公爷、沐剑屏和方怡等人的出场提前设下伏线。

前面所言,金老在开篇中交代的历史背景和江湖局势是错综复杂的,此时平西王府和沐王府两大势力的出现,就更说明了这一点。通过让茅十八带韦小宝与平西王府和沐王府牵涉,实际上金老是为了告表明,茅十八并非是简单的带小宝去京城,而是将他推进了当时极其复杂的江湖局势中去,促使他龙入大海,去搅动时局,然后破旧立新,开辟新的时局。之后的故事我们都看到了,小宝先是擒杀鳌拜,终止了清廷高压民族政策;继而揭露假太后,瓦解平西王府和神龙教、葛尔丹的联盟势力,促使了清廷政权的稳定;之后平台湾,随着陈近南去世,天地会反清大势已去,还了天下一个太平环境,加上康熙提倡满汉一家、永不加赋,新的盛世时局确定了下来,最终就给天下百姓带来了期盼已久的安居乐业,韦小宝的传奇也就结束了。

而在小宝搅动时局的故事就快结束时,茅十八又登场了,不管有多少阔别阻隔和怨仇误解,小宝终究是一力承担,把他从死囚中救了出来。金老用此事证明了小宝的不负朋友,贯穿始终,初心不改,彼时的时局,注定了也必然是小宝这样的人物才能去完成破立。老茅在书中第二回出场,又在原著中倒数第二回了结自己的出场任务,穿针引线,前后呼应,完成了身上所肩负的历史作用。可见,原著中茅十八的这个角色较之多版改编的电视剧,都要明显且有意义得多,电视剧中对茅十八相关情节的删减,明显是忽略了这号人物的的角色意义,使其变成了一个打酱油的角色,显然是抓不住,也领会不到原著的精髓。这点陈小春版做得不错,茅十八的许多情节都保留了下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是羽菱君,专注于“天龙时代”前、“射雕时代”前、“倚天时代”前,金庸武侠“三前”空位期前传的解读,欢迎关注,一起交流!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72歼20战斗机军事模型仿真合金歼二十j20飞机战机金属军模摆件
儿童火箭玩具套装航天飞机模型航天器飞船宇航员益智男孩子3岁
超大无人机遥控飞机航拍战斗机航模固定翼滑翔机儿童玩具F22行器
特尔博中国经典战机系列 歼5 歼6 歼7飞机模型合金成品航模收藏品
1:72/48歼20飞机模型合金仿真歼二十J20战斗机模型男退伍纪念阅兵
超大型遥控飞机儿童合金耐摔直升机充电无人机飞行器儿童模型玩具
儿童手指投掷手抛飞机模型 EVA泡沫软体滑翔飞机亲子户外运动玩具
包邮30-47CM仿真飞机模型原型机空客A380国航波音747客机模型摆件
天捷力天空冲浪者X8滑翔机新手入门固定翼航模遥控飞机大翼展推荐
初学者遥控飞机耐摔航模滑翔机无人机手抛机固定翼儿童充电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