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该案在法律上有怎样的意义和影响?未来于欢的生活会有哪些改变?

「辱母杀人案」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该案在法律上有怎样的意义和影响?未来于欢的生活会有哪些改变?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5 个回答

秋离伤

这样有急卓和不孝子的人犯最好不要放出来,他丧失了人性和情兽没什么不可样,再害人可就没法收拾了。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天眼查

2020年11月18日,“辱母案”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

当年震动四方的“于欢案”再次重回大家的视野。

四年前,苏银霞被上门的讨债者羞辱逼债,目睹了这一切的于欢,因不忍母亲受此侮辱,乱刀刺向四名讨债者。

其中一人受重伤被送至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余三人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重伤。

原本被法院判了无期徒刑的于欢,在媒体对案件的曝光下一下引起舆论大震荡,最终法院裁判由无期徒刑改判为有期徒刑5年。

2018年11月,于欢的母亲苏银霞、父亲于西明、姐姐于家乐因涉嫌非法集资,分别获刑3年、4年、3年6个月。

至此,于欢一家四口全部锒铛入狱。

不过天眼妹发现,有不少网友对这起案件的了解仅停留在“儿子为母杀人”,之前根本没听说过于欢母亲欠债的事情…

那么天眼妹就来简单回顾下,当年这起轰动的案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于欢的母亲父亲在山东经营着一家设备制造公司——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

实业最难做,这是许多企业经营者都有的共识。为了把自家的企业坚持做下去,除了从银行贷款、向社会寻求融资,于欢母亲苏银霞还把手伸向了高利贷…

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2014年和2015年,于欢母亲苏银霞、父亲于西明向吴学占、赵荣荣分别借了两次款,并抵押了于西明名下的一套房产。

月息10%,年息就是120%,这不是高利贷是什么…

话说受我国保护的民间借贷年利息不得超过24%,也就是说月息超过10%的民间借贷,根本无法受到法律保护。

在这里天眼妹还是忍不住奉劝一句,高利贷千万别乱碰...

后来,苏银霞夫妇在还第二笔借款时,因双方在还款数额及时间上无法协同,债权人赵荣荣认为苏银霞夫妇没有按时还清借款,需向把房产转让给他们。

但苏银霞夫妇迟迟不办理房屋过户,赵荣荣便集结杜志浩等人的讨债团伙几次三番地到苏银霞的公司上门讨债。

就在2016年4月14日,惨剧发生了。

在山东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里这么描述到,以杜志浩为首的讨债团伙当天对苏银霞、于欢极其家人进行了言语辱骂,还将烟头弹到苏银霞胸前衣服上,脱下裤子对苏银霞等人露阴,并左右转动身体。

除了这些,杜志浩还把于欢的鞋子脱下让苏银霞闻。

苏银霞在法庭上的证词也和判决书描述的出入不大:

“2016年4月14日下午4点钟左右,八九个人过来逼债,喝酒吃饭挡门。晚上九点多,继续逼债。一楼接待室,杜志浩辱骂我和儿子,暴露生殖器对着我们,把我儿子鞋子脱下给我闻,然后又扔了鞋子。”

当年对这起案件进行曝光的《南方周末》对此如此描述:“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杜志浩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

“极端手段”,在当时许多进行二次曝光的自媒体甚至描述成“将生殖器塞入于欢母亲苏银霞的嘴里”、“用生殖器蹭脸”、“企图强奸”等。

当时不少人都信以为真。

营销号的狂欢放大了于欢案中“辱母”的情节,也直接造就了关于这起案件舆论的暴风中心。导致许多没有深入了解案情的人并不了解事件的完整经过。

因为杜志浩的频频挑衅和威胁,于欢拿起15厘米长的水果刀,捅向了杜志浩、程学贺(讨债员)、严建军(讨债员)、郭彦刚(讨债员)……杜志浩被送至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于欢在一审中以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但随着舆论的爆发和发酵,许多群众都认为于欢属于“正当防卫”,而且他保护母亲的行为是极其正义的。

终于,2017年5月,于欢案二审宣判,于欢被定罪为防卫过当,最终获5年有期徒刑。

在这起案件中,明显是非法放贷、讨债的吴学占团伙也没有躲过法律的制裁。

于欢案案发之后,2017年5月26日,聊城冠县吴学占等涉黑团伙被查。

山东聊城市公安局在其官网公布,聊城市公安机关已打掉吴学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

随着于欢案广受关注,于欢母亲苏银霞和其家人涉嫌非法集资的事情也被媒体一同曝光。

2018年7月27日,山东聊城苏银霞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开庭审理。于欢家人被指控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500余万元。

据媒体报道,于欢父亲于西明是冠县国税局职工,为了给自家工厂——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拉到融资,于欢的姐姐于家乐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山东正典投资有限公司,用于向社会集资。

目前天眼查显示,这家公司仍处于在业状态。

天眼查数据显示,于欢家的家族企业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一亿元,实缴资本5000万元。苏银霞是公司的唯一大股东。

这家公司共产生过13条限制消费令,最近一条是2020年7月发布的,除此之外还有3条失信被执行信息,4条被执行信息。简而言之,就是妥妥的老赖。

在检察机关的指控中,于西明、于家乐、苏银霞及相关公司以互保套贷的方式非法集资总计达2508.85万元。

图片来源:虎嗅

多家企业之间互相勾结,连环担保,从而向投资者获得借款或贷款的行为,就是互保套贷。

2018年,11月14日,山东省高唐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单位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山东赛雅服饰有限公司,被告人于西明等6名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于欢父亲于西明获刑4年、母亲苏银霞获刑3年,姐姐于家乐获刑3年6个月。

2019年12月14日,苏银霞刑满出狱。三年的铁窗生活,让她熬白了头发。

当时记者问她对未来的打算时,她说:

“我是家里最先出狱的,儿子、女儿、丈夫都还在监狱里服刑。我想尽快把家里的路子铺好,先了解一下市场行情,把原来的工厂恢复过来,把之前欠的债务尽快还清,这都是我应该付出的。让儿子出来之后,能有个家的感觉,日子能有盼头。”

目前,苏银霞的名下还有两家公司在业,不知道年今半百的她,还有没有余力把剩下的债务还清。

如今,于欢获减刑出狱,他将面对的日子,可能是壁虎断尾后的接续,也可能会是一场重生。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TonyDeng

这是类似于孙志刚案的结果,舆论胁迫司法做出的判决,改写法律体系。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法律除冰泠的一面,还有暖暖的人情。既然回归社会,希望大家伸出双手接纳,不要再提及触碰伤口,欢乐开怀,平静生活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咖啡陶

支持正当防卫,对于侮辱其母亲应该者应该教训一下,我以为首先这是黑社会性质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呷哺呷哺原味火锅蘸料 120*6袋沾料花生芝麻酱拌面酱火锅调料包邮
热干面调料包组合正宗石磨芝麻酱拌面麻酱火锅麻辣烫蘸酱 10人份
百钻黑芝麻酱 纯黑色芝麻酱料 辅食拌饭做汤圆馅料热干面材料200g
草原红太阳火锅蘸料180g*6 老北京重庆麻酱沾海鲜汁芝麻酱小包装
海霖纯芝麻酱1000g正宗纯芝麻热干面麻酱专用火锅蘸料商用
丘比沙拉汁焙煎芝麻口味25ml*20包海鲜火锅豆捞水果蔬菜沙拉酱
四季宝颗粒柔滑花生酱510g拌面包酱火锅调料蘸料涂早餐酱纯芝麻酱
天津恩来顺火锅蘸料清真芝麻酱花生酱涮羊肉调料鸳鸯组合味碟小料
丘比沙拉汁焙煎芝麻口味1.5L蔬菜水果沙拉酱火锅蘸料日式大拌菜汁
丘比焙煎芝麻沙拉汁200ml 芝麻酱拌面蔬菜沙拉火锅蘸料调味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