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界历史上,沈健瑾有着怎样的戏曲经历?

京剧界历史上,沈健瑾有着怎样的戏曲经历?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 个回答

铁面人解读历史人物

沈健瑾老师,中国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有名京剧演员、京剧名家,梨园伉俪李光、沈健瑾,李宗义儿媳、荀派传人、“梅花奖”得主、李光夫人、荀派弟子。

有很多人都是她的戏迷,尤其是小的时候,有戏迷他记得他京剧的入门,怎么喜欢上京剧的,有两出戏特别地重要,这一出戏呢是传统戏的《杨门女将》,就是他特别喜欢《杨门女将》当中穆桂英,她戴的那个额子,七星额子、前面还有一个白额子,特别好看,这是一个从服装入手的;二一个呢,他特别喜欢看《奇袭白虎团》当中有一个角色叫崔大嫂,有一场戏,现在知道叫圆场,那时候不知道,他还跟他妈(妈)说,我说你看这个阿姨她是不是在滑着旱冰在舞台上跑,她怎么走得这么溜索,好像底下带着轱辘一样的,这个技艺给他的印象非常深刻,当然这个后来知道这个是由于演员的这个圆场功夫非常了得。零几年时觉得跟几十年前银幕上的崔大嫂别无二致,一点也没有改变。她自言说,没有没有、老了老了。

沈健瑾沈老师她是中国戏曲学校的学生,也就是后来戏曲学院的前身。她是1956年考进中国戏曲学校,当时他们学校呢应该说是八年制,但是呢,1964年大家都知道举行了全国现代戏的汇演。那么呢,当时规模搞得非常大,这也是影响到以后的文艺政策的问题了,那么在这时候呢,他们学校就为他们班延长了一年,所以说呢他们是九年制,这是自古以来几十年中国戏曲学校和现在戏曲学院就他们班上了九年,没有过的。所以她是1965年毕业的,等于说是一直学了几年的时间,学了九年,最后一年呢,他们基本是学现代戏,那么像她呢也是排演了《红嫂》、《红管家》、还有她新创的那个《悔不该》,完了临毕业的时候呢,文化部要求他们班呢,举办一场就是全部是新的剧目的汇报演出,那么当时他们还没有,这些都是一些比较老的了,比如说《奇袭白虎团》什么的都演过了,他要最新的,而且要折子戏,所以他们班就从全国一些现代戏,包括是华东汇演,最好的剧目里头选出了四个小戏,这四个小戏有一出《三少年》,第二出是《五岔口》、第三出是《松骨风》、第四出是《越海插旗》,她呢就是在《五岔口》中担当了女主演,这出戏他们汇报了以后呢获得了很好的反响,不仅是她毕业时的汇报演出,也是她1965年分到山东省京剧团向山东省的各级领导和观众们汇报的这一出戏,还加上《红嫂》,这两出戏做的汇报演出,这是《五岔口》,如果听错了的话,以为是传统戏的《三岔口》,差一个字。这《五岔口》就是一个女民兵排长就是阶级斗争这么一个小戏,它是呢又文又武,载歌载舞的这么一出小戏,很需要功力的,也是允文允武的一出戏。演完以后她特别激动,她连夜给他们的当时的史若虚校长和荀令香老师就写了一封感谢信,感谢他们中国戏曲学校对她九年来的培养,使得她自己有这身的才艺,展示给山东的人民,那么才奠定了她在山东的地位,当年就派她演了《奇袭白虎团》的崔大嫂,是这样。等于是她初次到山东的话给大家带来了一出见面礼,就是这几出戏、汇报演出,通过这几出汇报演出,大家就认识了这个优秀的演员不错,这个小青年不错,所以才委以重任,《奇袭白虎团》的崔大嫂交给她了,因为她是觉得这是不容易的,当时1964年大家也都知道,《奇袭白虎团》在全国是红得要命就太轰动了,那么当时毛主席也观看了这演出,所以说他们1965年的时候要进行进一步的加工、提高,所以说等到她到那儿去以后呢,就马上把一个,虽然她这个崔大嫂好像是主要的配演,不是说绝对的一号主演,但是呢,能把这么一个重要的角色给她,她觉得是对她的信任,同时也显示出了就是他们学校多年对她培养、这扎扎实实地基本功展示给了他们。

说起咱们这个戏校,她那会儿见到的名家大师那可不在少数吧,太多了,她是1956年进的中国戏曲学校,当时应该说是他们戏曲学校最辉煌的时候,早期呢是田汉老任校长,她进去的时候史若虚是校长了,当时史若虚还是教务长,聘请了当时是十大名家担当名誉教授,这十位是谁呢,王瑶卿、王凤卿、金仲仁、姜妙香、鲍吉祥、谭小培、张德俊、马德成、尚和玉,反正是这么十位名家,她还都记得了,是很出名的十位名誉教授,而且以后又聘请了像刘喜奎、郝寿臣,那他们这些老师就更了不得了,像芙蓉草、雪艳琴、程玉菁、还有什么教花脸的孙盛文、宋富亭,教小生的肖连芳,还有华慧麟这些都是名家荟萃,都是一等一的好的教授。现在听起来这些名家的名字如雷贯耳,说起这个如雷贯耳,好像是还有如雷贯耳这么四大教授,“茹雷贯华",这四个是教武生的茹富兰老师、教老生的雷喜福、贯大元老师还有教旦角的华慧麟老师,这叫茹雷贯华。

这四位茹雷贯华真是如雷贯耳,另外听说四大名旦好像也曾经上过课,是的,大家可以看到专门介绍他们中国戏曲学校有个记录片叫《含苞待放》,这里面就有程砚秋先生,四大名旦之一、程派的创始人,程砚秋先生教课的镜头,她呢也是亲自跟那个谁,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老师学的戏。在她简历当中曾提到、看到她擅演的剧目当中不仅有梅派戏、还有花旦戏、荀派戏,这就使人产生一个疑问,她在一开始学戏的时候,学的是哪方面哪行当的戏,这呢就要介绍一下他们学校了,他们学校的教学方针就是因材施教,你比如说他们刚进校,一去不会分得很细的行当,像她第一年她先学的青衣戏《六月雪》,开蒙老师是罗一平,完了以后等到下学期的时候呢,就给她归入到花旦行当,估计是她这两只眼睛比较大吧,适合演花旦,那么就有陈世鼐老师教她的《春香闹学》、《金玉奴》,打下了花旦的坚实的基础,等到三四年级呢,就像陈世鼐老师、罗玉平老师和于玉蘅老师,他们就是专门给刚进校的一二年级的学生开蒙打基础,等到三四年级的时候呢,又有一批老师,像她就接触到了赵桐珊老师、马宗慧老师,就这些老师逐渐地就教他们戏了,等到再往上的时候呢,就像雪艳琴老师慢慢地、它就是一步一步来的,完了就是根据每个人的不同的条件,给你慢慢地细分你的行当,而且要看你的发展。所以沈健瑾她年轻的时候最扎实地就是花旦基础,学了很多你比如说像《春香闹学》、《金玉奴》,完了以后是什么《拾玉镯》、《小上坟》、《小放牛》,完了跟赵桐珊老师学的是《辛安驿》、全部《乌龙院》、《战宛城》等等,这些花旦戏几乎都是给她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听到有评论家评论说沈健瑾老师演戏啊,别的优点先不说,就说这双眼睛非常会说话,就说眼睛很传神,这使人想到了一位名家也是她的老师赵桐珊芙蓉草,他在舞台上人说这个眼睛就跟会说话一样的,那跟她跟他学戏是不是也有一定的影响和作用,他呢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但是这些老先生到了他们中国戏曲学校以后吧,特别热爱新中国,也特到热爱这教学事业,他们呢在教他们每出戏之前,他们已经进行了一番梳理了,你比如说像他们学的《战宛城》丶包括像全部《乌龙院》,过去可能都有带点色情的东西,但是等到教他们的时候,它已经是去芜存菁,教给他们都是一些非常健康的,你比如说《战宛城》中的思春,他们就没有学过,他自个就给取消了。你比如说全部《乌龙院》带活捉三郎,那么里头可能有点色情的东西或者有点恐怖的东西,比如说吐舌头什么,等到他们学的时候都没有,所以她觉得他们这些老师们都非常认真非常严肃,但是呢,虽然把这个不好的东西去掉了,教给他们非常健康的,从剧情、台词都进行了一番比较很好的整改,但是他在表演、描绘的人物、刻划人物的内心,尤其是两只眼睛,他就从眼神方面就特别地注意,就是每个人,比如说我今天学《乌龙院》,我跟张三郎说话是用什么眼神,跟宋江用什么眼神,跟她的妈妈妈儿娘用什么眼神,他就用得非常地细致、非常地到位,另外就是念白的节奏,所以这些都给她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等于是老师不是光教她这个表情那个片断,而是通过这些表演呢教给他一些方法,就是如何揣摩人物的内心,同时反映在表演上,是这样。这个从我们看她的一些代表作也能够感受出来,你比如说崔大嫂《奇袭白虎团》,有一个长达七八分钟的她的独场戏吧,就是逃出来之后,要跟严排长去会面,为亲人哪顾得千难万险、舍死忘生这一段,那她的这个表情就非常丰富,首先是刚刚脱离虎口、稍微有一点惊恐的那种感觉,但是呢,稍微有一些冷静和沉着,同时还有一种期待,要跟严排长赶紧接头,有很多复杂的表情,通过她的眼神和表演都能体现出来。她说,这就要感谢母校这些老师们给她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