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有人了解学徒制吗,能说说吗?

有人了解学徒制吗,能说说吗?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 个回答

谦启管理评论

说说学徒制


查了一下百度百科,其中“学徒制”词条作了如下定义:学徒制是旧中国手工作坊、商行、工厂中的一种剥削青少年工人的制度。直接就上纲上线地定了性,那么学徒制真的是旧社会的糟粕吗?

相声界有“三年学徒,两年效力”的说法,意思是拜师后前三年里师父免费教徒弟、徒弟除学艺外还要义务给师父打杂,三年后徒弟能挣钱了,两年内的收入要全部上交给师父。其他传统手艺类行业也有类似的规矩,这些行业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技能要求较高、培养周期较长、多采用手把手带徒的培养方式。


学徒制有好的方面,比如师徒关系一般比较稳定,学徒能够得到师父在相当长时间里的言传身教。但也有很多问题,过于强调手艺的独占和排他、情感纽带,中国传统武术就是因为门派林立、狭隘自闭,设计繁冗的招式、晦涩难懂的口诀以人为增加学习难度,真正的精髓藏着掖着,而且亲疏有别,以至于始终在强身和技击之间摇摆,成了四不像了。


在学徒制下,师父对学徒有着过于严厉的约束,培养方式也常常不够高效、科学,随着学徒能力提升、思想成熟,得与失的平衡很容易被打破,这种“师承”的纽带就会变得很脆弱。现代社会中人的学习和成长节奏大大加快,物质需求越来越高,社会需要的是成规模的培养方式,学徒制显然不合时宜了。


国企的“学徒制”


制造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对产业工人有很大的需求量,一家小型制造企业就能有上百名员工,因此要有更好的培养员工的方式。我刚毕业时进了一家上千人的国有制造企业,按照国企的培养方式,所有大学生首先接受为期一周的入职培养,然后全部进入车间生产一线工作一年,然后再根据各单位需求和个人情况进行入岗分配。


记得当时进的是机加工车间,跟着一名老师傅操作一台小型台式钻床,先熟悉车间情况,然后是所在班组的设备、人员、工作内容,接着了解这台钻床涉及的零件及工序,由于是机械专业出身,很容易就看懂了工艺图纸,重点就放在了钻床的操作上。从清理台面、紧固零件、安装钻头、调整转速、切削操作,到如何打冷却酒精、到哪打开水等等,老师傅都会手把手耐心地教,然后就开始顶岗,再过段时间又学习到了如何磨钻头,老师傅从实操的角度讲解之前说本上学过的前角、后角等,慢慢地自己也成了熟练工。

国企的“传帮带”类似于学徒制,学徒一般对于师父都会心存尊敬,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学徒们也会以师兄弟姐妹相称,多了一道感情纽带,彼此拉近了距离,这些几乎与学徒制如出一辙


然而相比门派中的师父,车间里的师父们教的内容会更加通用、科学,而且更多时候只是习惯性地在尽义务,而不会指望学徒如何报答。这些车间师父们大多数的学徒都是中专、技校毕业的学生,他们才是车间工人的主力军。我当时也有一个师弟,老师傅对他显然更加严厉,总是对他说不要跟大学生比、吃的就是这碗饭、千万不能偷懒云云。


一年后被调到了技术中心,参与新产品的研发,一位工程师把我从车间接走,他也就成了我新的“师父”。从画图纸开始,再到跑车间、计量测绘、仓库领料、做耐久试验,都是跟在这位师父的后面,边看边听边学,没过几个月就能独立完成很多工作了。国企用这种“学徒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技能工人,一批又一批的工程师,推动着企业的发展。


或许是因为“身在此山中”,当初在国企时并没有太多感觉,只是留下了丰富的记忆罢了。等到后来接触了很多民企,才明显感觉国企在分工协作、认真细致、关系纽带、稳步培养等方面要高明不少,也难怪当时的国企会人才济济。当然了,随着众多民企实力的提升、社会上人才流动加剧,后来很多国企就不再那么风光了。


德国的“二元制”教育


除了入职后的培养,很多国内企业还与职业学校联合办班、定向委培,使学生们在学校期间就开始熟悉企业,学习针对企业的定制课程,并到企业分阶段实习,从而能够快速融入企业,入职后的稳定性也有所提高。


德国作为制造大国,在这方面建立了成熟的体系,名为“二元制”教育。所谓“二元制”,指学生在校期间学习理论知识的同时,还会有相当一部分时间到企业实际工作。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培养方式在德国已上升到社会普遍接受的高度,即将职业教育与学术教育平起平坐,蓝领工人并不比专业人员身份矮一截。


摘录一组数据:德国有近60%的学生接受职教培训,有140万学生在全国330个经认可的职业类别岗位上受训,他们毕业后能实现高达95%的就业率。在德国210万家企业中,有21.3%采用这种培养方式,其中大中型企业占大多数。

除了技能工人,“二元制”教育体系还为企业培养了大量实操能力强的工程师,德国各地都有应用技术大学,注重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和自主解决问题能力,企业中有七成左右的工程师毕业于这些应用技术大学。


一边是产业工人,一边是工程师,这两个人群是制造业的两只主力军,德国用注重实际应用的教育解决了人才培养的源头问题,让定位职业教育的学校能顾深度参与到企业人才培养中,大大缓解了企业的压力,保证了人才培养的延续性。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