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文恭和栾廷玉联手能不能打败卢俊义?

史文恭和栾廷玉联手能不能打败卢俊义?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 个回答

绿野萍踪01

史文恭是被卢俊义活捉的,以此为前提,便可假定卢员外能够打败史文恭。栾廷玉被杀的时候,卢俊义还在大名府做当铺老板,两人没有交手的机会。而从栾廷玉的武功看,应当低于史文恭,假定依然以卢俊义活捉史文恭来推断,栾廷玉肯定也不是对手了。

写到这里,敬请题主注意一下,我说的这些都是“假定”。为何是“假定”呢?因为,无论是史文恭,还是栾廷玉,卢俊义一个都打不赢,更别提这两人联手了。

这么讲,有道理吗?



史文恭二十回合杀败栾廷玉

先把卢俊义放在一边,来看看史文恭加上栾廷玉的武力值到底有多高,他们能不能打败卢俊义。

栾廷玉战史文恭,原本也大有“秦琼战关公”之嫌,但因为有秦明做参照,这两人便大有一比了。栾廷玉在独龙冈前与秦明有过交手,书中说,两个斗了一二十合,不分胜败。二十回合之后,栾廷玉卖个破绽,“落荒即走”。

秦明一见栾廷玉“落荒”,便纵马赶去。此时,书中画风陡变,说栾廷玉往荒草丛中跑。秦明不知是计,也追了上去。没料到,荒草丛中有祝家庄的伏兵,绊马索将秦明活捉了。

很多读者被“荒草”迷惑,忽视了栾廷玉的“落荒”,因而,认为栾廷玉的武功非常高,简直超过秦明以下的五虎将。其实,施耐庵在这里也是“卖了个破绽”,以栾廷玉的武功做障眼法,意在隐藏一段真故事,甚至是真历史。醉翁之意不在酒,施耐庵没写栾廷玉的武功深不可测,他甚至还打不赢秦明。



从细节来解析,栾廷玉在二十个回合之后已经败给了秦明,所以是“落荒即走”。“落荒”就是败了,然后逃跑了的意思。但是,施耐庵又写得很巧妙,让栾廷玉往“荒草”之中逃跑。因为秦明被活捉,似乎就变成了栾廷玉诈败,以引诱秦明上钩。

栾廷玉诈败,似乎也说得过去,因为,此人上阵明里用一把长枪,却藏有一件暗器。栾廷玉的暗器是一把飞锤,以这件暗器打入,就与后来张清以飞石打人的战法有相似之处了。先佯败,然后趁追兵不备,以飞锤伤人。

但是,栾廷玉活捉秦明却不是这样的,他是真真切切的败了,不是主动诱敌。所以,没有摆脱秦明的近身追击,无暇用暗器所以不得不往荒草里逃命,以借助伏兵阻击秦明。

以此观之,栾廷玉的武功不及师弟孙立,大概就是个强小彪的水准。因而,与中强小彪将欧鹏一照面,没等递招,赢面一锤就将欧鹏击落马下。这是因为栾廷玉了解扈三娘的武功,扈三娘与欧鹏杀得难解难分,栾廷玉自知并无把握击败欧鹏,一上来便用了暗器。



这个情节在梁山打东昌府时可以印证,但凡张清有把握以佯败诱敌的单挑,都是先较量枪法,然后诱敌以飞石取胜。朱仝、雷横一齐杀出,张清担心难以抵挡两将,没等交手便使用了暗器。张清打呼延灼、关胜也是如此,自知难以摆脱,便先下手为强了。

栾廷玉的武功高低,还可以拿史文恭二十回合杀败秦明做参考。即便是栾廷玉有诈败之嫌,但毕竟也是二十回合拿不下秦明,如此,史文恭则极有可能二十回合以内打败甚至干掉栾廷玉。

“假定”,假定卢俊义活捉史文恭是一场硬实力赢得的胜利,那么,栾廷玉恐怕在这样的卢俊义手下很难走上十个回合。这就不是一个级别之间的较量了,栾廷玉根本就不是这个卢员外的对手。



卢俊义不能赢栾廷玉,更不能赢史文恭

宋江说,卢俊义“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这句话,便被很多朋友误读,认为卢俊义的武功是天下第一,最低也是梁山第一。实际上,这句话要分开来讲。首先,类似“一身好武艺”这样的话在《水浒传》中不是卢俊义的专利,不能作为武功第一的判断标准。

尤其是“棍棒天下无对”,更不能说卢俊义的武功至少是梁山第一。即便是卢俊义真的“棍棒天下无对”,也只是说卢员外武功有专精棍棒而已。梁山好汉中,有很多“天下无对”的高手或者“低手”,即便是项充、李衮也是团牌飞标“天下无对”,其他诸如武松的拳脚功夫,关胜的大刀,乃至扈三娘的红锦套索,张清的飞石,花荣的箭法,等等,都是“天下无对”的存在。

书中还以“枪棒林中独擅名”来赞打虎将李忠,难道李忠是武功天下第一,或者是梁山第一了?



李忠做不了梁山武功第一,但好歹李忠还用过枪棒卖膏药,挺枪大战过呼延灼,卢俊义却根本就没有用过棍棒。没有实战检验,凭什么说卢俊义“棍棒天下无对”?其实,卢俊义的“棍棒”是有寓意的,并非说他有这方面的专长,更不是说此人武功第一。卢俊义“棍棒天下无对”是什么寓意,下文会有简略解读,此处暂且搁下不表。

再看卢俊义活捉史文恭的情节,其中根本就没有涉及武功,而是在吴用计谋、公孙胜法术、晁天王阴魂的帮助下,史文恭已经被摄去了魂魄,卢俊义基本上是捡了条死鱼而已。如此活捉,梁山随便派一个小彪将就能做到,以武功天下第一去活捉一个没有魂魄的人,岂不是杀鸡用牛刀?

同样,卢俊义活捉史文恭也藏有深意,这个也在下文简要做交代。



卢俊义在施耐庵的《水浒传》中,并非是要突出武功,而是要隐藏真故事。到了续书《征四寇》中,这个人物就被写坏了,天罡星被写成了绿林豪杰,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草莽武夫,最终被水银毒死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续书颠覆了《水浒传》,恶意污蔑梁山好汉,卢俊义是北斗七星群中的星煞,谁能毒死他?续书这样写,无非是要惩罚“反贼”,让卢俊义落得个喂鱼鳖的悲惨下场。

施耐庵笔下的卢俊义不需要多大的武功,书中也没有有任何一处写到此人是武功天下第一,或者梁山第一。宋江不是“请”卢俊义上梁山,而是把他狠狠的教训了一番,一场猫玩老鼠的游戏之后,就把他活捉了。

如此,若是凭硬功夫单挑,卢俊义恐怕连栾廷玉都打不过,更别说是临阵与史文恭对打了。一个都打不赢,怎么可能打败史文恭、栾廷玉两人的联手呢?



“玉麒麟”可赢史文恭却打不着栾廷玉

上文讲到,卢俊义从来没有用过棍棒,“棍棒天下无对”另有寓意。巧合的是,史文恭第一次出场时,展示的兵器是方天画戟,但刺伤秦明的则是朱樱丈二枪,头号兵器并没有派上用场。栾廷玉就更离谱了,施耐庵说此人是“铁棒栾廷玉”,奇怪的是,栾廷玉根本就没有用过铁棒。

写到这里,便要给题主点个赞了,无论有意或者无意,卢俊义、史文恭、栾廷玉三人之间因为兵器问题而有“同框”的可能了。

既然卢俊义的“棍棒”有寓意,那么,其他两人“闲置”的兵器当然也是同样的写法了。



《水浒传》中有吕布的影子,这个影子不是小温侯吕方,而是曾头市的汉奸史文恭。一杆方天画戟配在史文恭手中才是最佳配备,吕方使画戟简直就是个笑话,一打起来就与郭盛的画戟纠缠不清,戟法弱到差点被史文恭徒弟曾涂双杀。

除了一杆方天画戟外,史文恭得金国王子的坐骑照夜玉狮子,也是此人身上有吕布影子的一个标识。因为,这匹马与关胜的赤兔马简直就是一对毛色不同的双胞胎兄弟。列位看官若有兴趣,不妨去书中对照一番,这两匹马的描写几乎完全相同。而且,都是出自《三国志通俗演义》中吕布的那匹火炭赤兔马。

赤兔马辗转经历了三个主人,照夜玉狮子同样如此。而且,最终成了梁山三分之一关羽宋江的坐骑。

照夜玉狮子最初却是金国王子的坐骑,象征着金兵对北宋的入侵,史文恭做了汉奸。宋江所说的“岂愁兵马来临”,就是指的金国铁蹄踏进了北宋的土地。为了抗击金兵,宋江便驯服“玉麒麟”,专门制服照夜玉狮子。夺得照夜玉狮子,便象征着梁山“替天行道,保境安民”。



这样的隐喻,就是在凸显《水浒传》的主题“替天行道”。而“替天行道”是霹雳大仙赵匡胤最先在书中奠定的基调,书中说赵匡胤“一条杆棒等身齐,打四百座军州都姓赵”。原来,卢俊义的“棍棒天下无对”出处却在这里。所以,卢俊义“仪表若天神”,《水浒传》中的天神就是“霹雳大仙”。

当然,卢俊义不是“霹雳大仙”,而是“天罡星”有此神的隐喻象征。

从这层寓意来理解,“天罡星玉麒麟”当真是天下无对了,恐怕十个史文恭都不是“天神”的对手。而且,再加上十个栾廷玉也是枉然。

但是,梁山“玉麒麟”却打不着栾廷玉。说玉麒麟打不着栾廷玉,问题同样出在“铁棒”这件兵器上。



我曾经解读过,“铁棒”其实就是“天棓”。天棓星群象征着帝王的前驱,也象征着帝王级别的战争。栾廷玉的故事中,隐伏这建文帝之死,施耐庵在《水浒传》暗藏了自己的“见证”,建文帝大概是在宫中起火之前就逃出去了,但却没有逃走,而是如玄武门之变那样,死于弓箭之下。因而,孙立的那件“硬弓”也没有出场过。

孙立的身上有“尉迟恭”的暗喻,所以,他的绰号是“病尉迟”。而且,在霹雳大仙传承皇位时,施耐庵以故意遗漏宋真宗,暗喻大明王朝立孙子做皇帝,是为“孙立”。因为“孙立”,从而导致了靖难之役,以及建文帝之死(正史上说是失踪)。

卢俊义的故事主要是隐喻梁山好汉抗金,大概与栾廷玉没有多少交集,至少在前七十回书中,这两人打不到一块去。



卢俊义、史文恭、栾廷玉的身上还不止这些隐喻,我在其他文章中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详细解读,此处主要讲这三人的武功,不多涉及其他。

总而言之,卢俊义不能击败史文恭,也不能击败栾廷玉,更不能击败这二人的联手攻击。但是,若以“天罡星玉麒麟”来说事,十个史文恭再加上十个栾廷玉,恐怕都不是对手。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