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在京剧界,京剧名家丶关派第三代传人张欢有哪些故事?

历史上,在京剧界,京剧名家丶关派第三代传人张欢有哪些故事?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 个回答

张欢老师,黑龙江省京剧院有名京剧演员、国家一级演员、京剧名家、关派第三代传人、黑龙江京剧院关派京剧演员、是继邢美珠、马佳之后黑龙江省京剧院的第三位梅花奖得主、关派艺术传人。

我们都知道她是关派艺术第三代传人,那么她又是如何走上京剧之路的呢,因为小的时候她奶奶说她三岁的时候,音乐一响她就能跳舞,就喜欢文艺,然后呢小的时候也看过戏曲频道,还是从喜欢开始的,然后呢她出生在黑龙江的一个偏远的山村,叫伊春市,那里只通一列火车,小的时候那时候就是说解决工作吧,说那个到省城去,他们那一届还是包分配的上学不花钱,然后她就去了,去了之后就选上了考上了,考上了以后从不懂京剧到学习京剧然后到喜欢京剧,到现在是酷爱京剧。在上中专三年级的时候,去黑龙江省京剧院看过她师父邢美珠老师的一出戏,从此以后就觉得邢老师这么帅,就在台上又能文又能武的,从那个时候就有个第一个印象,就是邢美珠老师是她心中的偶像,结果特别有幸毕了业回来以后,张欢她分配到黑龙江省京剧院工作,那时候邢老师每天都在台上练功,然后她就在台边上看,她就回忆起来了,那是三年级的时候来看戏看过的那个老师,就觉得这么有缘分,然后就每天跟着她一块练功每天每天跟着她练功,然后就觉得将来有一天能跟邢老师学戏多好啊,然后就梦想成真了跟邢老师学戏,直到后来拜了邢老师。她的从艺经历就是从不懂到认知到喜欢到崇拜到现在的酷爱。

那她跟邢美珠老师学戏的这个过程,都有哪些故事,就是一开始看着邢老师跟她一块练功,然后呢,其实心里是想希望能让老师教自己,但是老师那时候就是说,我是关派的又能文又能武的,因为她是学武旦出身的,她说你的文戏可能会弱一些,然后张欢她就从跟邢老师来那个她演《杨门女将》,张欢她来广文开始,给她来娃娃生,然后呢第一出戏跟邢老师学的是《南界关》,不、是《虹霓关》。就逐渐逐渐地一直跟在师父身边,一边练功一边学习,其实就是感情和这个功夫和艺术是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然后到后来邢老师就认可她,教她因为确实是,小的时候一开始不理解可能觉得邢老师为什么不教我呢,真正学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太难了,就是她《铁弓缘》这出戏张欢她学了5年,其实戏好学,但是功难练,它要能男能女能文能武,就是你学这戏的过程中你这个功是特别难练的,文戏、然后花旦青衣、花衫、武戏、穿厚底、男相女相,就这个学习的这个过程路子好学,功难练,而且师傅要求是比较高的,她就是要求你一定到一定程度了,才让你见观众上舞台,学习这个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体力跟不上,经常就是说休克,没有劲,然后师傅呢就会给她炖鸡汤、冬虫夏草,她第一次吃冬虫夏草说师傅这什么东西,你就吃吧,她就会给你熬汤,因为体力不行,每次演出给你带红牛、巧克力、鸡蛋就是这样的。就是第一次学了五年《铁弓缘》,第一次彩排的时候,就马上最后一场要关大幕了,就休克在台上了,就是你根本没有劲儿,所以说她觉着学京剧苦学关派更苦。

我们都知道关派是讲究文武并重,那张欢她是如何去掌握这个、也就是关派艺术中的文武并重,她言,就是苦练,苦练,其实就是这样,一要有很好的体力,第二你要苦练,文戏、那你要唱好、而且唱的有味道;武戏你还得,就是说你要比别人花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就文戏和武戏的劲头还是不一样的,武戏呢可能就是体力上足一点,然后呢但是你要反复练这个技巧。文戏你要动脑筋,练嗓子练位置练字就是特别难,如果说你又想能文能武,那你就得付出比别人多一倍的就是苦练。

她跟邢美珠老师学习《南界关》,我们知道她当时这次跟随黑龙江省京剧院来北京演出的也是《南界关》,其实《南界关》这出戏呢是毛世来先生的代表剧,就是四小名旦因为毛先生,就他的很多东西现在京剧院流传的特别的少了,因为邢美珠当时邢老师她师父是先拜的毛世来老师在长春京剧院学了三年,然后后来在毛老师的推荐之下又拜了关肃霜老师,他(她)是觉得这样戏路子会宽一些,所以说就在长春拜毛世来老师的时候学了这出《南界关》,《南界关》是富连成的科班戏,当时呢这个原剧本是演了六个多小时的,科班戏,然后毛老师是踩跷的,这出戏的特点就是行当比较齐全,每个行当都是能文能武的,都是能唱一大出的,所以说你看这个戏它的特点就是每个行当上来的时候,它都有自己展示的一段,然后都是前边是文的后边是武的,然后呢这出戏已经失传了半个世纪了,他们是在中国京剧基金会挖掘传统失传剧目项目上是2016年通过答辩、通过专家的审核之下,第一批入选的挖掘剧目,通过师傅和师爹,因为师傅是八几年的时候在长春跟毛世来先生学了一年,公演了这出戏,应该是演了三场,然后后来就没演了,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然后师爹也说这出戏也比较难,它的特点就是前面是皮黄后面是昆曲,皮黄的部分就是青衣文戏,然后后一部分就是武戏昆曲的部分,原来呢是六个多小时的戏,后边那个开打是分南曲北曲的,听她师爹说好像是有七个打档子,因为现在咱们现在压缩了,他们是在当时的去年12月还在梅兰芳大剧院是第一次的首演,当时也是就是第一次恢复,恢复然后中国京剧基金会请了很多的专家,很多专家呢是听说过这出戏丶没见过,所以说都想见见这出戏,当时张欢她溃出的时候下面全是专家,结果特别特别紧张,因为这个剧本它是挖掘的,他们的第一搞呢是基本按照原文、把六个小时的戏压缩到两个多小时,按照原文,然后通过当时的去年的第一公演之后他们在北京开过专家的座谈会,在上海也是很多专家对这出戏呢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他们当时这次进京来是通过整理了下各位专家的意见,又进行了修改和整理,所以说当时那天晚上的《南界关》是全新的面目,也希望观众朋友们能喜欢。

那当时这次进京演出呢是黑龙江省京剧院三年来的第二次在长安大戏院演出,整体介绍一下剧院当时这次展演活动,他们已经是第三次来北京演出了,这三年来这是第二次,他们有马佳、优秀的青衣演员,还有黄丽珠老旦演员、王雨辰老师是马派老生,然后还有一台折子戏,折子戏,还有花旦蒋兰兰、他们还有个武生吴俊峰还有王海龙,其实他们团的阵容还是挺、挺整齐的,每个行当呢都有佼佼者,还有他们这个《南界关》,是这样的,他们黑龙江省京剧院也是全力以赴,想把他们黑龙江省京剧院的这个阵容带给北京的观众朋友们,是这样。

请先 登录 后评论